《我的真朋友》:杨颖你为啥不让邓伦说完,避而不谈的话才是真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
  抱着固化观念的人最怕被解释,你的解释就是对他的指责。

 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叫醒装睡的人,每一个装睡的人都做着一个美梦。每一个梦里都有被卷进来的受害者,路人旁观这一场梦,嘘唏,无奈,却拽不动受害者的胳膊。

  《我的真朋友》让我们看到买房子和卖房子的人都不容易。在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,买房对于普通人来说,是一件“伤筋动骨”的大事,凑齐首付大多要经过几年,十几年的奋斗。

  当一个女孩在上海,用自己多年的积蓄买一套小房子的时候,父母却跑到她工作的地方用一巴掌的方式教她“懂事”。

  

  这就是《我的真朋友》里店长曾慧敏正在遭遇的事情。她有大学文凭,她工资比较高,她是女孩子,这些都变成了父母要求她无条件扶持弟弟的理由。

  你见过父母在孩子面前卖惨吗?父母语调可怜,姿态卑弱,软硬兼施,只为了说服女儿扛起儿子娶媳妇的费用。在这对父母眼里,女儿一出生就是带着任务的,儿子是这家族的光环,女儿倒贴儿子理所当然。

  

  最可悲的是,“谁家不是这么养女儿的,谁家不惯着儿子啊。“这句话出自同样是女人的母亲。

  邓伦和杨颖被这对父母拉着围观,让外人好好看看女儿对弟弟的“无情无义“。

  邓伦饰演的邵芃橙实在看不下去了,“可不是谁家都惯着儿子的,你这不能老是牺牲女儿成全儿子。女儿和儿子都是自己的孩子才对。“

  

  邓伦说出了每一个正常路人心里的想法,每一次看到女孩在这样的原生家庭的泥坑里挣扎,大家都想好好教育这样腐朽的父母,但效果甚微。像邓伦这样“多管闲事“的路人甲乙还会被反过来教训,”这是我家,关你屁事。“

  有人说这是电视剧的情节,其实这已经算是现实社会的美化了。

  5月18号王女士发现家里被盗,22万的卡地亚手表、护照、保时捷钥匙都不见了。王女士通过监控发现小偷竟然是自己的亲哥,选择报警。

  

  亲哥听到消息上门找王女士算账,踹门,大喊,威胁王女士撤销报警。王女士根本没开门,而是再次选择报警,让警察控制住“情绪高昂“的亲哥。

  

  亲哥对于偷盗行为完全承认,趁妹妹不在家撬门而入,本来只是来“拿“保时捷钥匙的,看到抽屉里镶钻的手表就顺手戴上,”拿“妹妹的护照是为了方便以后用来威胁妹妹乖乖给钱。

  王女士在杭州开网店,经过几年奋斗也算小有名气。哥哥小学毕业之后到很多城市打过工,但每份工作都不长久,生活总是靠家里接济,结过婚,离了,留下两个孩子让父母看养。

  这些年看妹妹过得“风生水起“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懒上了,前前后后朝妹妹要了二十多万。

  这次他入室“自取“妹妹的车钥匙是为了在新交的女朋友面前显摆,和女友在网吧相识,交往期间用租来的保时捷接送女友。现在租来的车期限到了,不能丢面只能”强行借“妹妹的车一用。

  现在这位大哥被关进了派出所,王女士却变成了罪人,被父母指责“不懂事“。

  王女士对于父母的求情依然态度坚决,“如果这次不处理他,我怕他下次闹得更厉害。”

  每一个被吸血的女孩背后都有一对永远站在儿子这边的父母,一个不争气不奋斗还理直气壮啃妹或啃姐的男人。

  《我的真朋友》里店长的弟弟三十岁还没有结婚,父母想要的体面就是抱上孙子,在村里有面子。

  店长三十多岁了,之前的男朋友因为总是听到她贴补家里而分手。现在这对父母要女儿嫁给一个有房子的流氓,这样女儿的钱就可以用来给儿子娶媳妇了。

  

  女孩不应该被这样牺牲的,但对于这样迂腐的人啊,讲道理是说不通的。

  一位旁观者和要求女儿出钱给弟弟买房母亲的对话。

  “生了这么大一个男孩子,自己去上班啊。”

  “弟弟要买房,她这个当姐姐的不应该出点钱吗?”

  “不应该啊。”

  “她收入高,帮帮弟弟是应该的嘛。”

  “为啥不应该,那里来的应该。那个房子又不是她的,为什么非让她买。你买了房子,房产证上写你女儿的名字不?然后贷款还是你女儿还。为什么你父母不去做,非要她去,她是独立的人。“

  “就是让女儿弄个首付。”

  “在大城市买房付首付,我是缺个月供的吗?””反过来想一下,以后你儿媳妇也有个弟弟要养,你让儿媳拿钱不。”

  有人说这样的父母是被女儿惯出来的,家里一团乱麻全让女儿扛,才不管女儿死活,只要自己和儿子过得滋润。

  出生在这样家庭的女孩反抗过,每一次心软是因为亲情的羁绊,每一次下定决定划清界限,却又开始责备这样的自己是不是太心狠没良心。

  姐弟之间,兄妹之间相互帮衬是情义,中间需要相对克制。男孩不要抱着一副我弱我有理,我是家里传宗接代的宝贝,姐姐或妹妹这棵树就应该一直为我遮荫的利己主义偏见。

  每一个背着沉重的壳匍匐前进的女孩,太累了,别勉强,就算卸下来的那一刻会痛,也比一直被拖行轻松。

猜你喜欢